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36章 第 36 章(1/2)
师尊,你徒弟又入魔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一切结束的时候, 月上中空了。

  房中浓郁的血腥里夹杂着其一股不可描述的味道,又腥又甜,薰得人脸颊发红、头晕脑胀。

  殷无殇穿着衣裳躺在床上, 他眼尾发红,像开出了一朵含苞待放的桃花,冷白的脸上也泛着红晕,那淡淡的绯色从脸颊蔓延至了耳尖。

  听着怀中人逐渐平稳的呼吸声, 殷无殇低头小心翼翼地避开被咬破的唇角, 在他红肿不堪的唇上轻轻亲了一口,留下一片浅浅的水渍,才满脸餍足的溜下床准备去包扎伤口。

  白日里, 他与江小念打斗时,谁也没让着谁,平日里积攒起的恶气,让他俩都是拼命将对方往死里打的,谁都没讨到半点好处。

  所以打斗完之后, 俩人除了脸上完好无损外, 身上几乎到处是伤,有轻有重,有的甚至深可及骨。

  殷无殇身为魔族, 身上拥有最优秀的魔族血脉,伤口愈合的能力极快, 但是再快也得要一两天。

  而且刚刚跟师尊做的时候,又因为用力过猛, 导致身上包扎过的伤口全部裂开了, 所以他现在浑身上下几乎都浸在血里。

  殷无殇极小心的抽出师尊枕着的手臂, 偷偷溜下了床。

  他以为神不知鬼不觉, 可其实抽手臂的动作就把苏白离给惊醒了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苏白离其实是被渴醒的,他睁开眼准备去倒水喝。

  可动了动手指,才发现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,最为严重的便是腰部和大蹆根,酸痛得翻个身都难。

  他疼得“嘶”了一声,生无可恋的看着床边准备偷偷溜走的人,开口及时喊道“殷无殇……”

  殷无殇一愣,听着师尊因为被他做得太狠而叫到沙哑的声音,莫名的有些心虚“师尊,怎么了?”

  苏白离伸手摸了摸又干又涩的喉咙,厚着脸皮吩咐道“为师口渴了,想喝水。”

  殷无殇默默转身,摸黑走到桌边倒水。

  屋里没点灯,他怕被师尊看到他身上有些恐怖的伤口。

  只是按着直觉走到桌旁,伸手去摸水壶,结果水壶没摸到,摸到一片湿滑泥泞。

  这是……?

  殷无殇的脸轰的一下红了。

  刚刚因为师尊逃跑,他心下大乱,然后又气又怒之下,做得似乎过分了点。

  这间若大的卧房,桌上椅上榻上……

  乃至房中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了他们亲热的痕迹,处处一片狼藉。

  殷无殇搓了搓粘腻的指尖,感觉着那种拉丝的触感,尴尬之余,又冒出一种心满意足的餍足感。

  师尊是他的,哪哪都是他的,从上到下,从里到外……

  “动作快点。”床上的苏白离哑着嗓子又催促了一下。

  倒杯水而已,磨磨蹭蹭的干啥呢?

  “马上就好。”殷无殇把手往衣裳上擦了擦,擦干净那些不可描述的东西后,摸到茶壶和水杯,倒了一杯水,转身递给苏白离“师尊喝水。”

  苏白离接过,几口下去润了润喉,才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巴,把水杯递给殷无殇,顺势问道“几时了?”

  “子时。”

  “子时?”苏白离愣了一下,卧槽!这死小子竟然压着他弄了大半夜,要死啊!

  能不能做个人?太过分了。

  苏白离爬起身,锤了一把快废掉的老腰,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卧房,没好气道“把灯点上。”

  殷无殇没动。

  豁!这死小子还真是拔吊无情,一点小事都喊不动他。

  “把灯点上,为师不舒服。”苏白离拧了拧眉,他身上黏糊糊的,不换衣服不舒服。

  殷无殇摸着身上裂开的伤口,犹豫了一会,不但没开灯,反而转身往外走去。

  “师尊你等等,徒儿也先去换身衣服,等会儿再来帮你。”

  “你站住。”

  对于他的反常,苏白离早就发现了,刚开始的时候,他就闻到了那股浓郁的血腥味。

  刚刚被他蒙混过关,现在可不行。

  “老实说,你是不是受伤了?不敢给我看。”苏白离忍着酸疼,伸手一把拽住他的袖子。

  殷无殇撒谎道“一点小伤。”

  “满屋子的血腥味,还说是小伤?”苏白离抓着他的袖子不松,然后自己爬下床点开了灯。

  烛光燃起,苏白离就吓了一跳,殷无殇浑身上下都渗着血,把质地极硬的外袍都浸透了。

  “你这是……怎么伤成这样?”

  这死小子,都伤成这样了,刚刚居然还把他爆炒了大半夜,魔族的血条也太厚了。

  苏白离顾不得屁股疼,慌慌张张提来药箱,伸手就要给殷无殇脱衣服。

  殷无殇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  他身上的伤口全是江小念留下的琴风刃,若是脱了衣服上药,师尊一定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  殷无殇目光闪躲,紧抓着领口,装作无所谓道“小事情,不碍事的。”

  苏白离皱眉道“给为师看看。”

  “不用,”殷无殇又往后退了一步“徒儿皮糙肉厚,这些小伤明天就好了。”

  苏白离发现了不对劲,板着脸道“究竟怎么回事?谁伤的你?”

  他死死盯着殷无殇的眼睛,试图分辨出他究竟在隐瞒着什么。

  可殷无殇眼睛黑漆漆的,透不进半点光来,也没露出半点情绪。

  苏白离移开目光,看着他身上晕开的血团,大致猜到了什么。

  在这魔界里能将殷无殇伤成这样的人极少,而他认识的刚好就有一个。

  那就是——江小念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殷无殇看着神情蓦地严肃的师尊,紧紧闭上了嘴,他是真不想在师尊面前说起江小念。

  以往在落霞峰的时候,吃江小念的醋就吃的已经够多了,不想在自己的地盘里还要来吃江小念的醋。

  可殷无殇越是不说,苏白离反而越确定了。

  “是不是江小念?”

  殷无殇僵了一下,依旧没回话,只是听师尊的嘴里说出江小念这个词,他心口一揪,瞬间莫名的不爽。

  他这点细微的动作,被苏白离抓了个正着。

  果然是江小念?这臭
为您推荐